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

江西南昌当兵视力不够怎么办,江西南昌当兵视力不好怎么办,江西南昌当兵视力不合格怎么办

2017-11-21 10:15:35 来源: 新华社

江西南昌当兵视力不够怎么办,

原标题:身负命案逃亡16年,他变身年入200万的“火锅大佬”

逃亡16年的谌瑞华有很多身份:大专毕业生、代课教师、公司合伙人,也是杀人者、公安部B级逃犯……白天,他是潜心研究火锅底料的餐饮业者,晚上则是挥金如土的赌徒,他的人生,在黑与白、现实与过往中交错穿梭。

2001年3月和6月,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接连发生两起抢劫案,导致1人死亡。警方侦查后,将时年41岁的乐山籍男子谌瑞华列为公安部B级逃犯。在其后16年,谌瑞华东躲西藏,并在青海西宁凭借研究推广自制火锅底料,成为一家年收入超200万的餐饮企业合伙人。2017年7月4日,眉山警方在青海西宁市,将潜逃16年的谌瑞华抓获。

“换做现在,即便给我50万,我也不会去做那样(杀人)的事。”归案的“火锅大佬”对警察说。今天,新京报记者就带大家来看看他逃亡16年的人生轨迹……

▲男子杀人逃亡16年变“火锅大佬” 年收入超200万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

3个月内连发两起看房抢劫案

四川眉山当地的不少居民,至今仍对16年前发生的两起抢劫案记忆犹新。两案间隔3个月,案发地相距3公里,作案手法相似——以看房为名,对房主实施抢劫,不同的是,第二起案件,直接导致一名房主死亡。

2001年3月,眉山市东坡区商华街47号,一名刘姓女子被自称前来租房的男子当场劫走200余元现金。同年6月6日,3公里外的眉山市一环北路158号居民楼,车姓房主在其待出售的房屋内遭抢劫,车姓房主反抗后被榔头猛击头部后死亡,凶手作案后离开现场。

新京报记者从眉山市东坡警方获悉,2001年6月8日下午,警方接到报案后成立专案组,并对两案实施并案侦查。调查中,时年41岁的乐山籍男子谌瑞华被锁定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此时的谌瑞华,已经离开眉山市境内。眉山警方一名负责人表示,警方围绕谌瑞华的社会关系,开展摸排走访工作,并多次向外地公安机关发布协查通告,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2001年底,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分局通过四川省公安厅,报请公安部将谌瑞华列为部督B级逃犯。

▲谌瑞华被押到当年作案现场进行现场指认。图片来自东坡公安微博

嫌疑人潜逃16年被抓获

出生于1960年的谌瑞华是四川乐山人,在家中兄妹5人中学历最高。大专毕业后,谌瑞华在乐山一所学校担任代课教师。

眉山警方介绍,于90年代左右辞职下海的谌瑞华对成功、物质欲望很强烈,虽然先后从事机械加工、餐饮、汽配等行业,但业绩平平。

中年丧偶也许是谌瑞华人生的拐点。2000年前后,妻子去世后,其将女儿托付给家人,独自来到眉山。

至于何时萌生抢劫的念头,如今已不可知晓,但可以确定的是,谌瑞华在眉山的日子并不好过。最困难的时候,曾一度在街头以捡剩菜、收废品为生,但他再也没有回过家乡,或者向亲属求助。

2001年6月,连续作案两起的谌瑞华离开眉山,开始潜逃之旅。眉山警方介绍,在这期间,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,均未放弃对谌瑞华的追捕工作。16年间,警方先后赴重庆、云南、贵州等地开展调查摸排,但未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
2017年6月底,眉山警方在公安部合成作战中心的支持下,获得谌瑞华的藏身地线索。2017年7月4日下午17时许,警方在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中华巷,将隐姓埋名16年的谌瑞华抓获。

目前,谌瑞华已被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调查中。


白天沉默寡言夜晚挥金如土

2017年7月12日,眉山市东坡区一环北路158号,离开家乡16年的谌瑞华,在警方押解下,回到当年的案发地指认现场。

附近一名餐饮业主向记者回忆说,谌瑞华身高中等,“挺壮,头有点秃”,光着上身,仅穿一件蓝色看守所马甲,戴着手铐。指认全程,谌瑞华的面部平静,语速也平缓,“情绪没有太大起伏”。

记者从眉山警方获悉,16年间,谌瑞华办了假身份证,先后在西安、新疆、内蒙古等地的饭店工作。平日里,吃住均在店内,绝少与外界接触。此外,为防止被当地警方盘查,谌瑞华的每一处落脚点,均不会超过6个月。

2009年,谌瑞华来到青海西宁,在一家火锅店打工。身为四川人的他发现,火锅在当地逐渐打开了市场。随后几年,谌瑞华一面保持吃住均在店里的“神秘”作风,一面开始自己研制火锅底料。

知情人士介绍,潜逃到青海的谌瑞华,使用了化名,并于2013年成立餐饮公司,谌瑞华以火锅底料的技术入股,占股40%。今天,记者与其控股公司联系,一名负责人拒绝透露相关信息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这家营业范围为餐饮管理、咨询的企业,成立于2013年3月,注册地位于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中华巷,与谌瑞华的藏身地一致。至警方破案时,该公司已完成全国范围内的渠道建设。

在西宁的8年间,谌瑞华的“身价”从月薪4000元,涨至被捕前的年入超200万元。不过,由于不敢与人接触,谌瑞华从不去大型购物场所,身上所穿衣物,基本都是200元左右的“卖场货”。平日里,谌瑞华沉默寡言,极少与人交往。

只有到了晚上,谌瑞华才会稍稍卸下伪装。16年间,谌瑞华流连赌场,时常一掷千金,动辄一夜输赢数万元,等到其被抓获时,身边并没有多少积蓄。在接受警方审讯时,谌瑞华说,自己内心时常感到空虚和紧张,晚上常常整夜顺不着,只有坐在赌桌前,才会感觉到放松。

面对警察,谌瑞华反复称:“换做现在,即便给我50万,我也不会去做那样(杀人)的事。”

警方:5任公安局长接力抓捕

“死者是市广电系统的干部,当年影响很大。”眉山东坡警方一名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,16年间,东坡分局换了5任公安局长,每一任局长部署工作时,谌瑞华案都是“重中之重”。

上述警官称,自己参加工作至今,分局内每次开会,都能听到“谌瑞华”这几个字,也体会过一茬接一茬民警的焦灼。其表示,16年前的数据没有联网,身份比对系统也未建立,加之监控设备不全,导致警方掌握的信息有限。此外,谌瑞华从未回乡,也未与家人见面。“传说谌瑞华死在海南,我们的民警去找,结果没有发现。”

收到公安部的线索后,眉山警方提前一个星期到达西宁,在谌瑞华藏身地附近设点埋伏。“虽然过了十几年,但是谌瑞华的面部特征变化不大。”7月4日下午,警方在确定谌瑞华所处位置后,突击实施了抓捕。

“见到警察,他不怎么说话,情绪很低落。”上述警官称,在审讯中,谌瑞华曾向民警表示,在380万人口规模的眉山市,只需要半年,就可以“把生意做起来”。

“他的人生一开始就是错位的,不管走多远,最终都要回到原地。”

新京报记者 王煜

[责任编辑: 苏一珺 ]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50485